• FASHION
    • All
    • FASHION NEWS
    • HANDBAG
    • SHOES
    • STYLE TIP
    • TREND
  • CELEBRITIES
    • All
    • CELEB STYLE
    • GUEST MODEL
  • WATCH & JEWELRY
    • All
    • WATCH
    • JEWELRY
  • BEAUTY
    • All
    • SKIN CARE
    • MAKEUP
    • BEAUTY FEATURE
  • LIFESTYLE
    • All
    • FOOD and DRINK
    • LIVING
    • CULTURE
    • TRAVEL
  • ZIP TV
  • ZIP CLUB

感受生命的厚度—Michelle Saram 雪兒

Zoe 2017-03-07 GUEST MODEL

1/4

banner

2/4

banner

3/4

banner

4/4

banner

 來到訪問的尾段,我問雪兒:「What is your attitude to life?」

她頓了一會兒,眼睛向上揚一揚,似乎在思量要怎樣把心中想到的轉化做語言。然後,她笑著回答我。
訪問幾天後的晚上,我收到一則短訊。裡頭是雪兒同事的一段錄音,加上一段文字,一段Michelle想為最後這條問題補充的說話。就如電影結尾後一個意料之外的彩蛋。
我不否認雪兒(Michelle Saram)確實是擁有一切令人豔羨的條件。這樣優厚的先決條件或許創造了一個更好的機會讓她去探索世界和感受生命,但中間絕對不存在必然的關係。同樣地,懂得感受生命也絕非富人專利。究竟你要在渾噩中匆忙度過,還是選擇誠懇地面對自己和世界,感受生命的厚度? 這只是一個選擇。

 

 

你好,別來無恙嗎? 

神劇《尋秦記》早前在大台重播,男主角古天樂又揚言將開拍電影版。然而今天又讓我遇上久未露面的「趙倩公主」雪兒Michelle拍攝封面,一切是純粹巧合,還是預示著某事情將要發生? 我知道讀者們和我一樣都好想知道答案。但在謎底揭開之前,先稍為壓抑一下你的八卦心態,心無旁騖地聽我介紹今期的封面人物Michelle Saram雪兒。
當年雪兒因為與郭富城拍攝的電訊廣告而成名,其後歌影視三棲發展。混血兒的外型,溫婉的聲線因著重播又重播的《尋秦記》而深印在觀眾的腦海。2007年開始淡出娛樂圈,並於2010年下嫁酒店集團太子爺,成為幸福少婦。淡出後的她一直非常低調,偶爾被傳媒捕捉到她的生活日常,也都是以「凍齡美女」、「趙國公主」為題,淺薄地娛樂一下大眾。然後,大家又七嘴八舌地問道:真人靚嘛?保養得好嘛?OK,稍安無躁。我明白大家內心有十萬個為什麼。但容許我再次重申:多花一點時間,先不要把所有事情「娛樂化」,我們慢慢開始今次的訪談。 
也許是連走兩場拍攝的關係,又或是久未回到鏡頭前,雪兒在訪問前的拍攝感覺有點不太自在。回到化妝間,換上舒適的便服後,我坐在雪兒的身邊,慢慢開始聊起來:「淡出之後,我經常隨老公飛來飛去。一來可以旅行,二來希望可以多陪伴在對方身邊。同時我要照顧我先生的一對仔女,take care他們的生活和學業……近況?……哈哈!我想是『做太太』吧。」換作是別人,輕易地說出「做太太」3個字,感覺是有點別忸或是不好意恩;但今天的主角是雪兒。她那不經意的笑聲;真誠而懇切地承認她是在「做太太」。不刻意的掩飾,更不是要炫耀那穿金帶銀的「俗氣」,反而更能感受到她這份「福氣」。
「初到香港,我完全不諳廣東話。猶記得當日拍攝那個電訊廣告,工作人員一直在身旁,你一句、我一句,我才跟得上。其中一句,足足NG了2、30次……就是『你估我哋會唔會好似煙花咁』(笑)!」雪兒笑著回憶起這幕廣告界的經典,雖然她現在說起廣東話時依然有點誠惶誠恐,但「香港」,依然在她心目中佔據著一個很特別的位置:「我在這裡開展我的事業,亦是我離開屋企後第一個落腳的地方。每一次返香港都可以和一班好朋友聚舊,又可以講廣東話。(笑)我好掛住廣東話!」掛住? 香港觀眾也希望多見雪兒:「這幾年多了時間返港和朋友聚舊,有時間都會出席品牌活動,或是接比較輕鬆的工作。老公不熟悉圈內事,只要我開心就OK。工作類型不太重要,最重要是和我有共鳴;做得開心,有意義的,it doesn't matter which way! 」但相比起香港,雪兒除了大部份時間周遊列國外,依然會有想「家」的時候。而新加坡就是她的據點。沒有任何事情比回到家,抱著四仔愛狗更溫暖:「屋企就是我的自由天地。」

從別人的生活領悟做人的哲理

聊開了,往日總是喜歡速記的我,也暫時放下紙筆。用眼神和言語繼續和雪兒談天說地。人與人之間好奇妙,多了點眼神接觸,彼此的頻率又更能對準一些。雪兒興奮地說著下星期遠赴法國Courchevel的滑雪之旅,也談到剛剛到老撾Luang Prabang度假的平靜日子。上網搜尋一下,列為世界文化遺產的古鎮充滿濃厚的宗教色彩,到處都是廟宇和化緣的僧侶,如一處與世無爭的淨土:「早上五點,他們就會路經化緣。沿著河邊慢步,四處聚集了好多賣傳統手藝小食和手工品的當地平民。」雪兒揚一揚我圍著的頸巾,剛好就是那種帶東南亞色彩的民族織布頸巾。「好peaceful,好quiet。和隔壁的曼谷是兩個截然不同的地方。但兩個地方我都好喜歡,因為每一處都有它的獨特性。」
早前往台南旅行,出發前翻看了當地的歷史和紀錄片。著地後遊走於這些充滿歷史故事的景點,每走一步都如親歷其景,每一個地方都恍如有說故事的能力,感覺深刻有力:「可以的話,試著與當地人交朋友,走進他們的生活,造訪他們的家庭,了解他們的生活模式。你會訝異於人類的適應能力。在不同的生活環境下,發展出非常不一樣的自家生活模式,每一個日常都有它的故事。」「即使沒有這個閒情,旅行前也可以多讀相關資料。文化上的差異、風土人情起源於不同起點,在歷史中經歷過高低起跌,才發展出今天的文明。追源溯始,你會發現箇中包含了好多人生哲理——『how to be a good person』。」

生命的正反兩面

好吧,來解答讀者們心裡的疑團:一、今次的拍攝是衝著什麼宣傳而來嗎?抱歉,答案是「沒有」。很失望吧?但對我來說,簡直就是最好的新消息。在沒有任何前設下,我們更能暢所欲言,天南地北都聊一番。我最喜歡和懂得感受生命的人聊天。在雪兒的IG,除了有很多天高海闊的旅行相,就是#foodie的美食照:「我好饞嘴,喜歡食,卻對好多食物敏感:雞蛋、奶類製品、Gluten等等。如果不用工作,我就不太理會,可能食少少或是準備抗敏藥。但若然旅行時碰上地道小食,就難以抗拒。」矛盾的是,饞嘴的雪兒卻是素食主義者:「我由細到大都偏愛吃蔬菜,在成長的階段亦慢慢領略到身體對每種食物的反應,漸漸感覺多吃蔬果、多飲水,多做 gentle exercise,身體自然會好起來,我希望和大家分享這個訊息。」
我不會自命環保,離「綠色生活」也尚有一段距離。但對於這個地球,我一直都有一個放不下的責任。可以做的話,我都想盡力保護這個美麗的星球,那怕這是做一輩子都是徒勞無功的事情。當我和雪兒聊起這個題目時,更有如找到「知音人」的感覺:「因為老公工作的關係,認識好多廚師朋友,了解到好多關於全球工業式糧食系統對於整個環境做成的破壞。又正因為我經常到處飛的關係,我會利用在機上的airtime閱讀這方面的書籍。每當我遇上我的好朋友Green Monday的主理人David(楊大偉),我都會為他準備一個『list of books that you must read』(笑)!」雪兒和我淺談有機農法的重要性,一個禁得起極端氣候的可持續糧食系統,分享她每次隨丈夫公幹時,追訪各處名廚關於食材來源的有趣經歷。這些都是經過很多深入研究和閱讀才會了解和認清的氣候真相,而非泛泛之輩掛在口邊的陳腔濫調,人云亦云的cliché。時間短暫,匆匆的半小時,來到訪問的尾段,我問雪兒:「What is your attitude to life?」她笑一笑,說道:「In a way of optimistic and positive,but also in a way of negative. Negative是因為我們有太多的問題——氣候變化、糧食問題。我常警惕自己人類對世界做過的事情,亦清楚知道我們令世界變得更糟糕。但同時,我們又成就了好多美好的事情,為了解決種種問題而一直努力。所以 I believe we can still make a change!」是的,這就是雪兒和我在訪問最後得到的一個共同答案: we can still make a change。

故事結尾的隱藏彩蛋

然後,大家都想知道後續的故事……

訪問幾天後的晚上,收到一個短訊。裡頭是雪兒同事的一段錄音,加上一段文字。一段Michelle想為最後這條問題補充的說話:「我感激過去的經歷、碰上的機遇、和觸動過我生命的人。在未來的日子,我會懷著欣賞和尊重的心尋找生命中的和諧與平衡點,並謹記要常常歡笑。」雪兒為這趟訪問送上一個意料之外的彩蛋。簡單、平靜,卻誠懇地面對自己的生命。

 

 

Read Next...

Lo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