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FASHION
    • All
    • FASHION NEWS
    • HANDBAG
    • SHOES
    • STYLE TIP
    • TREND
  • CELEBRITIES
    • All
    • CELEB STYLE
    • GUEST MODEL
  • WATCH & JEWELRY
    • All
    • WATCH
    • JEWELRY
  • BEAUTY
    • All
    • SKIN CARE
    • MAKEUP
    • BEAUTY FEATURE
  • LIFESTYLE
    • All
    • FOOD and DRINK
    • LIVING
    • CULTURE
    • TRAVEL
  • ZIP TV
  • ZIP CLUB

【#ZipBlogger】Slash族Jerry Liang 由萊茵河說起德國之旅

ZipMag 2020-07-24 TRAVEL

Jerry Liang

 

Writer: Jerry Liang

 

FB: @jerryliangpage

Instagram: @jl3648

 

Profile:

Director, RT Management Ltd

經理人、電台節目主持人、自由撰稿人、攝影作者

靠把口搵食,但不十分喜歡說話;文字愈來愈不值錢,偏偏選擇沒有回報的投資;被誤會是攝影人,其實只有Photography 101水平;裡裡外外都不是鏡頭前的材料,在台下去覓理想。

 

萊茵河之戀

1983年,因為麥潔文,知道這個世界有條很出名的河流叫做萊茵河。八十幾九十後,零零後更加不用說,除非是學唱歌的,否則,應該無幾多個認識麥潔文這個名字,更加接近無可能聽過她的一首〈萊茵河之戀〉。

現在有得上網當然可以瞬間看地球,以前乜都無,靠首歌去幻想這個世界是甚麼模樣,期待有朝一日可以親歷其境。37年之後,終於來到了萊茵河在德國的段落。

萊茵河發源於瑞士格勞賓登州的阿爾卑斯山區,流經列支敦士登、奧地利、德國和法國,最終於荷蘭流入北海,單是官方繹名都有6個 - 德語:Rhein;瑞士語:Rhy;法語:Rhin;荷蘭語:Rijn;羅曼什語:Rein;英語:Rhine。

疫情在歐洲爆發之前,半公私到了法蘭克福(Frankfurt),亦是人生第二次踏足德國。第一次到訪已經是二十多年前的事,當時在製衣廠工作,初出茅廬跟老闆到杜塞道夫(Düsseldorf)參加其時屬世界其中一個最重要的時裝展覽會"CPD",第一次乘搭不是紅色的豐田皇冠的士(Toyota Crown),而是被視為高級轎車的平治的士(Mercedes Benz),大鄉里出城的情操表露無遺。

不是每一段經歷都會被埋藏在腦海,當年德國之旅,記憶中只有平治的士、啤酒、以及一個又一個疑似在對我講英文但又完全聽唔明他們在說甚麼的德國客人,其他印象都沒有了。二十幾年前去過一次的地方,基本上等於沒有去過。今次再到德國,說成是「初次」也可以理解。

實不相瞞,德國有甚麼好玩,我真的說不出。去旅行,我這件悶蛋一般都只是行行企企食飯幾味,望望人,看看事,了解一下當地歷史文化生活點滴,影幾張相,吸收一下不同地方的養份。曾聽說去德國旅行比較悶,我感覺還真不錯,始終是歷史悠久的工業強國,社會系統相當完善。至於食,選擇其實不多,不要以為去到德國一定要食「遠近馳名」的德國咸豬手,我在香港隨時給你找來一大堆餐廳都有等同、甚至乎更出色的出品。要試的,主要有三樣:德國香腸、 啤酒,以及一碟「綠色嘢」。

香腸和啤酒,要試的原因很簡單:新鮮。食落肚的,新鮮凌駕於一切。在原產地食香腸,選擇多,沒有冷凍雪藏味,那份肉香我在香港未試過。啤酒是德國的寶(而非德國寶),濃郁的重麥味道和口感,就算是揀沒有酒精的,體驗同樣與別不同。那碟「綠色嘢」又是甚麼呢?"Green Source"(德語:Grüne Soße)是法蘭克福的特色食品,雖然是"source",其實大部分當地人都會不配麵包直接食。這碟「綠色嘢」一定有薯仔和雞蛋做配菜,基本上已經是主菜一道。Green Source是用多種當地的草本混成,帶有一點天然微酸,但不論是否合你口胃,入鄉隨俗,點都應該試一試。

若然沒有公事,在法蘭克福逗留多過三幾天已經八八九九。能夠自駕遊的話,周邊的多個小市鎮很有到此一遊的價值,車程由一個半至四、五個小時不等。今次分別去了Mainz、Würzburg、Baden-Baden,以及Black Forest,亦即是黑森林蛋糕的起源地。這每一個小鎮都有他的風土,呼吸著與世無爭的空氣,飲番杯冰凍啤酒,「滌蕩千古愁,留連百壺飲。」

德國,算是來了,或者說,回來了。站在橫跨萊茵河的天橋上,我看不見阿爾卑斯山,望不到北海,卻隱約聽見〈萊茵河之戀〉的回響。有生之年,若然可以去齊萊茵河流經的每一個國家和城市,我會開一個攝影展去紀念這件並不壯觀但頗具個人意義的舉措。

我給自己多37年的時間去完成。

Read Next...

Lo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