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FASHION
    • All
    • FASHION NEWS
    • HANDBAG
    • SHOES
    • STYLE TIP
    • TREND
  • CELEBRITIES
    • All
    • CELEB STYLE
    • GUEST MODEL
  • WATCH & JEWELRY
    • All
    • WATCH
    • JEWELRY
  • BEAUTY
    • All
    • SKIN CARE
    • MAKEUP
    • BEAUTY FEATURE
  • LIFESTYLE
    • All
    • FOOD and DRINK
    • LIVING
    • CULTURE
    • TRAVEL
  • ZIP TV
  • ZIP CLUB

我是我的CEO 劉心悠

Ada 2017-01-26 GUEST MODEL

1/3

banner

2/3

banner

3/3

banner

比起外表,我認為姓名更能決定人的第一印象。不怕生壞命,最怕改壞名。這天之前我從沒見過她。心悠心悠,應該是個性格溫婉的女生。而實際上,我覺得自己只對了一半。在柔情的外表之下,劉心悠意外地獨立得很,一個人也活得很自信。對工作、對生活、對未來,她都有自己一套看法。她更為自己改了一個暱稱,「Lady CEO」。柔中帶剛,恰好就是心悠的個性。大家以後就別再叫她做心悠BB了。

跳出愛情片框框

對心悠的印象,幾乎都離不開一個「愛」字。看過幾部心悠主演的電影和劇集,由早年的《愛到底》、《步步驚心》,到近期的《燈塔下的戀人》、《我老婆係明星》等,劇情都圍繞情情愛愛,不知不覺把她定了型。去年年底,心悠給自己一個新挑戰,接拍了有武打戲份的電影《九龍不敗》,一改多年乖巧斯文的image。
作為武片的新人,心悠顯得格外興奮。提到拍攝過程,她立刻提起勁來,指手畫腳,讓旁邊的我也能想像現場有多緊湊。「拍攝有時候也要看鏡頭以外的東西,不能給鏡頭交了貨就算,有很多事要計算,這就是武打。他們不當作是打,而像是同步地跳舞,打中的話就錯了,要一直miss對方。整件事要好match,需要經驗,還需要練習,不然很容易受傷。」拳腳無眼,難免會有碰撞。我悄悄瞄一下心悠早前因演出弄傷的右臂,幸好已經不見瘀痕。傷了又好,好了再傷,這種痛大概只有武打演員才會懂。
除了武打技巧,這次拍攝亦讓心悠學會一套工作態度,即使在演藝圈外的你我同樣受用。「我在現場看見張晉的work ethnic,明白到工作要盡力去做,但讓身邊的人覺得舒服也很重要。我覺得他是個這樣的演員,令我也會更投入。因為拍戲不只是一個演員在演一場戲,要互相幫忙,我覺得這是一個好的演員會想到的事。」就當天拍攝on Zip cover,每個崗位都在認真工作,但整體氣氛輕鬆,轉眼間便大功告成,看來我們都被心悠影響了。

入宮前奏

大家都說願望不要說出口,說了就不會靈驗,但心悠偏偏相反。去年夏天,她在外地拍攝時,剛說到自己仍未有機會拍無線的劇集,經理人馬上接到TVB的來電,邀請心悠拍攝古裝劇《深宮計》,巧合得不可思議。「宇宙知道我需要做這件事,這是一個奇妙的緣份。」這時心悠高舉雙手,就像在接受神的恩賜,看來一切都是注定的。
其實心悠也拍過好幾部內地劇了,究竟無線劇對她有甚麼吸引之處?「我認識那些拍過TVB劇的演員,都說在演員生涯裡要試一次!而且這次真是大製作。小青姐(梅小青)出名要求高,想所有戲服飾物重新造。剛剛試了一次造型,還要再試幾次。當天我一邊試造型,小青姐一邊在旁邊給意見。我覺得自己很幸運,能跟這麼有心的製作團隊一起做。我很期待,想給100分在這個project裡。」前作《宮心計》我也曾經沉迷一時,是我少有地對角色造型印象深刻的一部作品。這次配上網民封為「近年來古裝扮相最美的女演員」,肯定可以碰撞出新一輪火花,叫人期待。
一般上班族都在早上8、9時開展一天的工作,而無線藝員早在天未亮,5、6時就開工了。心悠早就考量到這方面,「我想早點開始體驗這個睡得少的習慣,但仍然要照顧到自己的健康。加上要開工,還要跑步做運動,生活多姿多采,很充實,挺好的。」雖然心悠語帶輕鬆,但實行上一定不容易。劇集一拍就是幾個月,甚至會錯過心悠持續了10年的馬拉松比賽。但她仍以大局為重,果然專業。

不再怕赤裸

對那些經常哀聲嘆氣的朋友,我總是敬而遠之,不想沾到那些愁雲慘霧,害自己也丟了好心情。但心悠是那種令人想親近她、跟她多聊天的對象,因為她渾身都是正能量,令旁邊的人也被感染了。但我今天才知道,原來這種能量,是透過演戲產生的。心悠坦言,初入行的她,對演出極為不安。「我起初不太喜歡做演員,有很大恐懼,覺得在別人面前哭,赤裸裸的。我的第一部戲全家都死了,包括自己。所以當時不知道該怎樣控制自己的情緒,很難受。」有些人天生就是演員,心悠偏偏不是這種人。但此刻的她,非常肯定那夥愛表演的心。「演出那一刻你可以將原來某些不好的事發洩。我很難解釋,但那是一個人,做了一次後你有一種很開心的感覺。那不是一開始入行就有,要慢慢摸索,feel到後有很多演員都會形容為『正』。所以我想好好培養,讓它放大。」近年心悠的電影和劇集一部接一部,演得多,正能量自然多。難怪我與許多演員的訪談之中,都覺得格外「正氣」。

沒伴?我不愁

踏進二月,街上愛侶一對對,熱鬧的日子讓人特別孤單。雖然心悠幕前戀愛經驗豐富,現實裡的她卻一直扮演單身貴族的角色,心底裡多少有點羨慕那些為戀愛瘋狂的女人。「我很想成為那些愛是生命全部的女生,一定好『正』!如果我像那些女生,愛得用力,你說多好!可能因為我不是她,我會希望這樣做。」我不期然想起《步步驚心》裡那個癡心的若蘭(心悠飾),跟面前的她有同一張臉,但判若兩人。「我自小就是個理性的女生,我覺得一個人生活是沒問題的,當然不是最好。如果燈泡壞了,太高我不會換,我也要自己想辦法。我意思是希望我遇到的是個companion,而不是依賴他,沒了他就不行。」我猜肯定有男士會覺得女人思想如此獨立,一點都不可愛。但作為女生,我很buy心悠這一套。這才是21世紀應該談的戀愛。沒有愛情,女人還是可以活得好好的。心悠從來沒有一刻覺得孤單,因為她正忙得不亦樂乎,「I am having fun in my life in the way I managing it」。每次心悠講出金句,就會自動轉成英語channel,提醒我馬上筆錄下來。
有些女生會說要30歲前結婚、35歲前生孩子⋯早早為自己定好生命的下一章。對於未來的事,心悠沒有想太多。今天不知明天事,計劃太多反而為自己製造壓力,所以她並沒有一個人生時間表。「這些事讓年份或時間框死沒有意思,而且在這個宇宙,時間和空間都不存在。他們說過去、現在、未來都在同一時間發生,就是說我這刻選擇了做一件事,其實已經有結果。所以我不需要擔心以後,應該會發生的已經會發生。對未來有期望是好事,但也在乎每一刻如何manage。我的想法是守住每一刻,累積就會變成未來。」忽然被心悠帶上宇宙,又回到地面,心裡好像一下子放開了。其實許多事情或許沒有想象中的複雜,不如學學這位Lady CEO「活在當下」。

Read Next...

Load more...